五年努力沒徒然

Kevin 在2015 年首次參與ADM 的事工,翌年更撇下所有隻身來港,成為ADM 的導師,協助建構核心故事(CoreStory),服侍東南亞信徒。經過五年拼搏,他再次回應神的呼召,展開新的侍奉旅程。當年他孑然一身,來到陌生的國度,如今,在神的祝福下,他找到了另一半,未來日子有妻子女兒結伴前行。總結在ADM的日子,他說:「是個滿有恩典的旅程,當中有很多反思和汲取經驗的地方。」且看Kevin的分享,一同數算神在他身上所作的點滴。

成事不在於我:
五年前,大家正構思一個從尼泊爾到菲律賓都適用的課程,當時《核心故事》還只是初生的遠象。接著幾年,我們致力精簡材料,最後才編成英文課程《核心故事》。故我縱離開團隊,卻留下一個精巧及已通過考驗,且已有七種語言版本的課程。我深信《核心故事》將能通過新穎而影響深遠的方式,把聖經故事演繹出來,既幫助亞洲區教會,對全球教會也有好處。今天,我留下數以百計我教過的學生、曾栽培過的教會領袖,以及參與過的事工,為此我感到欣慰。然而,我深知能夠取得這樣的結果,不是因為我的綠故,乃是神所成就的。

萬事互相效力:
按保羅的教導,林前3:5-9可如是解讀:有人播種,有人收割,有人施肥澆灌,有人除草滅蟲,有人營銷,也有人收購。他們或許素未謀面,卻一樣不可或缺。昔日三位牧者憑大膽的願景,從前人留下的教材中取得靈感,編訂實用而受歡迎的中文課程,《核心故事》就是建立在這些中文課程的基礎上。神讓我們在這課程蓋上個人的印章,之後叫我們放下成品,交其他人運用。對於我,無論是蓋上印章,還是放下課程都 是恩典。能夠參與《核心故事》已是榮耀,餘下是看這課程能怎樣造就人、榮耀神。

越「問」越明:
在編訂《核心故事》的過程中,我經常與深層的問題角力,有關乎神學的、有教學法的, 當然也有一些是跨文化的問題。甚麼動作最能表達「耶穌是真理和愛」這個概念?怎樣才能夠把神學真理在異文化中好好的演繹出來?甚麼情況下,我的神學假設會囿於文化而受到限制?我又是否願意聆聽農村牧者的批評呢?

有些人的問題是很尖銳的,任由他們提出, 可能會動搖我們根深蒂固的想法和前設,迫使我們再三思考。當然我們可以對問題不加理會,但也就等如把聖靈的教導拒諸門外。你我是否有勇氣放低個人的偏見和前設,接受質疑呢?你我是否有足夠的謙卑,容讓別人挑戰自己的方法與動機,向那些我們認定能力、教育水平和洞察力都低於自己的人學習?

不是徒然:
回望過去五年,很想知道自己為了解釋一節經文而花上時間和努力是否值得;也很想知道我教過的動作和口訣是否有意義。保羅在哥林多前書15章中回應了這些問題。他以超凡的方式來結束這一章:就是主已經復活,且在得勝和權能中升起。故此,我相信自己為耶穌所作的一切絕非徒然。今天我們在基督裡所做的一切,將會在新天新地裡呈現。

宣教學家紐畢真(Lesslie Newbigin)的真知灼見:「每次忠心的服侍,每次真摯的辛勞,原都是為了把世界變好,可惜反被永遠遺忘,消失在歷史的廢墟中。然而,到那天呈獻神國的時候,這一切都會被看見;就如耶穌復活的那刻, 祂作的一切不但沒有徒然,反都是活的和滿有權柄。因此,凡委身神事工的必被升起,在新天新地中有分,到時便得見大家的辛勞沒有徒然,在神完全的國度佔有一席。」

感謝神讓我有機會在ADM團隊中獻出所有;感謝神給我遇上難解的問題;同樣感恩的是我的努力將在神的國度中得著位置。榮歸我主!